今天是:
在此留言
您的位置:首页 >> 美丽摄影 >> 美术展厅
真情真韵画本真——有感于夏佩珊的意境山水
文章作者:admin   添加时间:2017-07-06 15:23:53   点击率:1079次
夏佩珊,号思明,别署珊子。1964年生于北京,受家庭影响自幼习画,少年师承著名花鸟画家崔瑞鹿学习写意花鸟,随王宁先生学习篆刻。学画期间亦受到康宁、郭石夫等诸多名师点拨。1987就读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展示设计专业后转行从事展示设计。2010年起随著名山水画家李春海、程振国,张复兴学习,专攻山水画。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;程振国、张复兴工作室画家;文化部中国画艺术创作院山水画导师;中国画艺术研究中心副主任;文化部中国山水画创作院院士;中国山水画协会艺委会委员;什刹海书院特聘教授;山西聚寿山书画院副院长。出版《国画名家指导--夏佩珊写意梅花技法》,《盛世典藏--夏佩珊山水画作品集》、《中国当代最具实力美术名家--夏佩珊作品集》。
 
 
 
 

真情真韵画本真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有感于夏佩珊的意境山水
文/汪明华
 
    夏佩珊的山水画瑰丽大美,气象万千,令人心旷神怡,流连忘返。
  初观夏佩珊的山水画,葳蕤繁茂,氤氲淋漓,景象厚密,叠嶂层峦,万物旖旎,怡情养性,“肇自然之性,成造化之功”(唐:王维语),这是他的山水画给我们的第一印象;细忖夏佩珊的山水画,意境深邃,逸趣超然,荒荒油云,寥寥长风,蓬生之机,冲气以和,“观天地之美而析万物之理”(庄子语),他的作品充分地展现了他的审美思辨,表现了他的秉赋、襟抱和人格境界,让我们进一步了解了他的作品中蕴生的深层内涵。他追求大美祥和、意趣自然的风格,追求“超以象外,得其环中,持之非强,来之无穷”的境界,他的山水画像是笼罩上了一层心象的神秘氛围,也赋予了他的山水画似乎有一种玄妙的味道。观赏夏佩珊的山水画,感受到他对文化与文明的解读,感受到他笔参造化、道贯人生的抒情达意,感受到他“为祖国山河立传”的创作态度,感受到他深入造化、观照生命的人文精神。
   夏佩珊的山水画,密密匝匝,层层叠叠,满满当当,蓬蓬勃勃,他在组织空间形态、布置物象格式上面表现出了较好的功力。满满的画面布局合理,真气流畅,有机交错,妙趣横生,没有废笔烂墨,通篇相呼应,大景恢宏,小景妙趣,满目生机,美不胜收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画得满更不容易,满者容易乱而杂,很多表达往往深入不下去,顾此失彼,主题缺失。夏佩珊的山水画虽然满,但是整体、丰富、充沛,也很活分,笔墨清晰,结构得当,构思完善,相互关系精到精准。他注重强化张力结构,锻造山水画的大气势。既经营笔墨关系,又整体运筹布局;既着力于画面疏密、虚实、开合、回环的具体刻画,又始终把这些具体的刻画融纳于幽邃、神秘、静穆、广大的精神表现之中。力求表达出万水千山总是情、苍穹无尽造化心的人文境界,孜孜矻矻于尺幅之内表现由生命蒸腾而出的浩渺与浑茫。观者不由自主地被那山水的磅礴与飘逸感染,心境也随着眼前的美景蔓延开来:山体盘旋屈曲、排峤跌宕,水流纵横交错、或急或缓,林木参差相生、莽莽苍苍,隐约可见的房屋,还有那一树粉红,都在这河流山川中不期而遇,似曾相识,又似乎是老友相聚。其实,这是夏佩珊的山水画与观者的息息相通,也就是夏佩珊把内心深处存在的情感形式和精神体验,通过形象化的方式表现了出来,在观者的心灵中引起了共鸣和认同。
就艺术品创作的本质属性来说,艺术品之所以迷人就是因为呈现出很好的美感、丰富的文化内蕴以及和时代相契合的精神,这些艺术品作者有着非常好的艺术造诣、文化内涵和时代担当。夏佩珊的山水画是美的,除了笔墨艺术之外,我们还可以从夏佩珊的山水画中读到诸多中国画的文化元素,诗情与画意,柔美与阳刚,洒脱与磅礴,沉静与飘洒,繁复与简约,质感与意趣,这些元素都在他的山水画中得到了较好的融合。他的作品既表现了他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,也有着显而易见的时代特征,尤其是反映了他内心的社会担当和人文素养。他的山水画和这个时代的状态有着旋律上的衔接,风云际会,气象万千,纵横交错,酣畅淋漓。可贵的是他的山水画显得镇定自若,波澜不惊,澄心静虑,举重若轻,胜似闲庭信步,彰显了他的笔墨自信、绘画自信、文化自信和人生自信。他的山水画很有气势,也非常丰茂,布局构造尤其丰富,风鸣水响,神秘幽邃,在大开大合之中相互辉映,在跌宕起伏之间参差相生。他的山水画层叠交错、景象厚密,也显得比较复杂,复杂得井而有序、精彩纷呈,复杂得宽容仁厚、平静稳定。夏佩珊画山水是很用心的,态度端正地刻画河山的俊美,表现心中的崇敬,体悟生命的真谛,追寻精神的价值。“智者乐水,仁者乐山”,夏佩珊寄情于山水,将心中对人生的理想、对艺术的追求、对真善美的膜拜赋予他的山水画之中,“以一管之笔,拟太虚之体”。他的画纸上洋溢的是山川写照、祥和安宁,扑面而来的是正大气象、山水精神。
夏佩珊的山水画虽然是满满当当的形态,却有着禅定自然的内涵。他的画苍茫浑沦,丛林密布,洞壑幽奇,云霞灵幻,丝毫没有让人感到嘈杂纷繁、眼花缭乱,而是让人感受了心平神清、回归宁静。有人说,禅定是一抹斜阳,是一枝残荷,是一根泪烛,是一只孤雁。夏佩珊的山水画峰峦叠起、云雾翻腾,但是给我们带来了“静”与“净”,夏佩珊在作品里展示的大开大合的意蕴,更符合当下对禅意的尊敬。禅意不再是古淡萧寥、青灯孤影,更不是云鹤游天、世外桃源,熙熙攘攘中蕴含着禅意,崇山峻岭中禅韵怡然,自然自如、宁静致远是禅的本真。山石有自己的性格,水流有自己的归宿,一切都自然自如地发生。在夏佩珊画面中,我们看到的是奇崛的山水和平凡的心情,自然的风貌和自如的精神,虚实相宜,疏密随心。他的山水画虽然笔法多变、墨色斑斓,但是内涵沉静、精神内省。在他和谐意趣的画中,既可感悟到山水云彩以意韵求之的写意,又可感悟到丛林树枝以笔墨求之的写实。有感性也有理性,豪气满怀与清新淡雅同显同现,气象万千与回归本真相融相生。“心随白云渺层巅,意到笔底画自生”,夏佩珊随缘随意、禅意思辨的作品显示了一种笔墨修行、心灵修行。“静念投入乱心,乱心不得不静”,绘画作品由此至平、至静、至无意,于是有了大境界、大气象,有了觉悟升华。
  山水之间的格局和相互间的依存就是山水的情怀,在山水的情怀面前,人的内心显得如此追随,在和山水世界的交流中,人的情怀得到一种抒发,人的心灵得到一种慰藉。走进苍茫的山林,就像是步入了心中的世外桃源,尘世的烦恼随之摒弃到九霄;这边是轻雾氤氲,那边是碧水流淌,空气清新,景色怡人。这不正是我们所追求的返璞归真吗?宋代画家郭熙在《林泉高致》中有云:“世之笃论,谓山水有可行者,有可望者,有可游者,有可居者。画凡至此,皆入妙品。但可行、可望,不如可居、可游之为得。”夏佩珊的山水画有一种沉静雅健之韵,也是人们心理上的可居可游之境。笔迹翔实,墨韵真诚,既富于变化,又无不是心与物的交融,丰满蓬勃之中凸显的是精神上的从容不迫,山重水复之中内涵的是审美上的深邃旷远。使我们似乎置身于真山真水之中,置身于烦嚣尘世之外,感受到宁静的美好,体悟到精神的快乐,收获了情感的充实。我们的心随之就自然地安静了下来。油然而生的是尊重自然,发自内心的是珍惜人生。
艺术家的生命力在于创作,在于表达美好的精神境界。夏佩珊始终对山水的灵动状态进行探索与寻觅,问道求艺,驰骋个性,意表超然,万象由心,“每画一幅画,忘坐亦忘眠”(石涛语)。在自然中悄然生长,伸出心灵感应中最为敏感的触角,将浩茫的山水空间作为自己宣泄心灵的家园,将一笺素纸作为自己张扬生命理想的最广阔的天地。“落笔且看风雨疾,夜来檐溜作涛声”,夏佩珊以塑造文化内涵为主旋律,以描绘人与自然的和谐为境界,造化自然和人文精神在他的作品里找到了寄托,苍茫浑沦和秀丽妩媚在他的作品里找到了归一,嘈杂纷繁和浅白直露在他的作品里找到了纠正,爱恨情仇和忧悲离苦在他的作品里找到了藉慰,他自己在他的作品里找到了自信,我们在他的作品里找到了精神。
 
 
 
 
 
上一篇:艺术美的救赎